0

寺庙都是晨钟幕鼓张继的《枫桥夜泊》为何出现“夜半钟声”?

他一定是误认为,佛教订下有严格规矩,所有的寺院,晚上只能打鼓,早晨只能敲钟。

实际上,钟和鼓是在同一时段敲打的,敲钟一般是召集僧侣到大殿集合念经做功课,击鼓是用来控制念经节奏的。

南北朝诗人庚信《陪驾幸终南山和宇文月史》中有:“戍楼鸣夕鼓;山寺响晨钟。”

以“暮鼓晨钟”四字组合,最早出现于苏东坡的《书双竹湛师房》,其诗云:“暮鼓朝钟自击撞,闭门孤枕对残釭。”

话说回来,唐诗人张继《枫桥夜泊》中“姑苏城外寒山寺,夜半钟声到客船”的“夜半钟声”与“暮鼓晨钟”里的“钟声”是有区别的。

首先,南亚次大陆早期佛教寺院中的钟,是木制的,用一根木棍敲击,其梵文名称叫ghanta,意为“打木”,但在佛经的意译译文中,除了把它译成钟,还译为铙、铃等。

但在我国,汉化佛教的法器基本都是自己置备的,即寺院中的用钟,用的就是中国的传统打击乐器钟。

另外还有两种小钟:一种是悬挂在方丈门外,由侍者击鸣,传呼学人单独入内参学,称“唤钟”;另一种是悬挂在库檐下的小钟,在招呼僧人用饭时击鸣,所以又叫“饭钟”。

至于大钟,一般个头都很大,大概有一米五左右高,直径约为高度的一半,悬于钟楼内,有铜铸的、也有铁铸的,重的在万斤以上,名“梵钟”,或“洪钟”、“钓钟”、“撞钟”、“鲸钟”等等,要求每天都要定时击鸣,而且,无论是早上还是傍晚,都要鸣钟以108下为准,象征破除“百八烦恼”,故称为“百八钟”,这,就是“暮鼓晨钟”里的“钟声”。“夜半钟声”里的“钟声”也是由大钟发出,名“半夜钟”,严格要求在后半夜时鸣击,又称“幽冥钟”,说是为了救拔地狱亡灵而夜作。其依据是《增一阿含经》中所说,若打钟时,愿一切恶道诸苦并皆停止;若闻钟声,兼说佛咒,得除500亿劫生死重罪。

所以,在唐诗中,除了张继的《枫桥夜泊》中出现有“夜半钟声”,于鹄也有诗云:“定知别后家中伴,遥听维山半夜钟。”白居易有:“新秋松影下,半夜钟声后。”温庭筠有:“悠然旅榜频回首,无复松窗半夜钟。”皇甫冉有:“秋深临水月,夜半隔山钟。”

可见,唐代的寺院,都有夜半鸣钟的习俗,只是后来事随境迁,很多寺庙渐渐取消了这一习俗。

以至于北宋欧阳修在《诗话》中评价张继的《枫桥夜泊》时,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,叹息说:“句则佳矣,奈半夜非鸣钟时。”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