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

炒币不如卖车马斯克悟了

7月21日早上,特斯拉发布二季度财报业绩,马斯克参加了财报后的电线电池将在三季度末量产、储能业务下滑是因为缺芯等消息外,会议中并没有透露太多重磅消息。唯一有点争议,且马斯克关心的话题,可能就是比特币了。

二季度,特斯拉大幅抛售持有的比特币,比例为75%,套现9.36亿美元(约合63亿元人民币)。这个势头都有点要清仓的意味了。

是的,马斯克又食言了。此前他说比特币比美元香,长期看好,结果转身就又换成了美元。今年以来,比特币价格持续下跌,距离高点已经膝盖斩。

二季度一共卖了25万辆车,收入169.3亿美元,净利润22.6亿美元。虽然收入、利润相比前几个季度略有下滑,但比大部分造车新势力强了不是一点半点。

2021年初,低调购买了15亿美元的比特币。然后马斯克开始利用个人影响力来带货,他不仅公开透露自己买了比特币、以太坊、狗狗币三种加密货币,还说比特币要比美元好。

这样一番猛如虎的操作之下,比特币的价格飞涨,带动一批韭菜入场炒作。然后,

根据公布的数据,去年一季度,也就是刚买完比特币,马斯克疯狂鼓吹的那段时间,悄无声息卖掉了比特币持有量的10%,赚了1.28亿美元。而去年一整年公司的净利润也只有4.4亿美元。

能够创收的各条业务线中,除了卖碳积分是真正的躺着赚钱,其他都不轻松。比如卖车,今年二季度汽车销售的毛利率是25.7%,这已经在行业里算很高的了,但跟炒币相比立马相形见绌。另外,能促进环保的能源生产和存储业务,二季度毛利率只有11.2%,一季度是负数。

比特币的价格起起伏伏,最高时涨到了6万美元/枚以上,今年以来进入下跌区间,现在已经跌到只有2万美元/枚。

在去年初第一次套现之后,就没怎么再交易。最后它卖掉75%的比特币持仓,是在今年二季度。这段时间内,比特币的价格从4万美元跌到2万美元。

没有公布具体是在什么价位成交,但它是在去年1月购买比特币,那段时间比特币的平均价格在3.4万美元/枚左右。

根据在财报中披露的信息,今年3月底的时候,持有数字资产(大部分是比特币)的账面价值是12.6亿美元,按市价计算值19.6亿美元。当时比特币的价格还在4万美元/枚以上。

二季度卖掉75%的比特币,套现金额是9.36亿美元,以此推算,持有的所有比特币价值合计为12.5亿美元。这比3月底的19.6亿美元缩水了7.1亿美元。

不过,马斯克总能为自己的行为找到看似合理的理由。按照他的说法,出售比特币是出于对疫情的担忧,公司想要持有更多现金。他还特意强调:“这不应被视为对比特币的某种判断。”

回到卖车上,二季度的汽车依然卖得不错。它在全球一共交付了25.47万辆新车,其中23.85辆是Model 3和Model Y。

这为它带来了136.7亿美元的新车销售收入,以及3.4亿美元的碳积分收入。另外,还有汽车租赁业务,二季度收入5.9亿美元。整个汽车板块在二季度的收入是160.7亿美元。

保修之外的售后、二手车、零售商品、车险等业务的收入增速较快,二季度达到14.7亿美元,是有史以来最高。能源生产和存储业务的收入也创了历史新高,14.7亿美元。

若看纯电动车的销量,今年上半年,排全球第一。但若看新能源车的销量,掉到了第二——比亚迪以63.82万辆的成绩,超过了。

变化就发生在二季度。因为上海疫情,上海工厂停产了20多天,损失了大概7万辆的产能。4月在中国只交付了1512辆新车,而比亚迪当月交付了10万辆,不及比亚迪的一个零头。

过去几年,的车辆销售毛利率一直在提升,尤其是Model Y开始大规模交付之后。Model 3售价较低,能够快速走量,Model Y售价更高,是利润更高的车型,有利于提高的整体毛利率。

的车辆销售毛利率,从2020年初的18.5%,提高到2021年初的21.1%,今年初更是接近30%。这迅速打开了的盈利空间。

但是,今年二季度,这个数值又降到了25.7%,回到了一年前的水平。最后是依靠汽车租赁、二手车、车险等这些非主营但是毛利更高的业务,才让特斯拉汽车板块的毛利率,维持在了30%以上。但这不是一个好信号。

。但是在投产之后,这些费用要计入到汽车的成本中,会降低汽车毛利率。奥斯汀和柏林刚刚开始产能爬坡,从二季度开始影响特斯拉的毛利率。去年以来已经连续涨了好几次价,这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毛利率。马斯克在二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中说,希望在某个时候能降低汽车售价。

今年的销量目标是150万辆,上半年只交付了56.47万辆。这意味着下半年要交付接近100万辆,平均每个月要交付16万辆,任务很重。

要完成这个目标,上海工厂依然是主力。去年,生产的93万辆车中,有48万辆都是来自上海工厂,占比52%。今年二季度对上海工厂进行了升级改造,将年产能提升至75万辆。

现在,所有车型的平均提车周期大于4个月。其中,上海超级工厂生产的标准续航版Model 3要等待4.2个月,长续航版Model Y要等待超过5个月。而在美国弗里蒙特工厂,长续航版Model Y的等待时间更是接近7个月。

奥斯汀工厂和柏林工厂必须承担起更多交付职能,让继续增加产能。在财报电话会上,马斯克承认,

有消息称,特斯拉在柏林超级工厂制造的 Model Y性能版已经多次延期交付,原因是其电动 SUV驱动单元存在问题。有用户表示他们的新车交付被取消并无限期延迟。

“现在柏林和奥斯汀的工厂都是巨大的赚钱熔炉”,马斯克在5月底的一次采访中说,“它应该像一种巨大的轰鸣声,就像金钱着火的声音。”

二季度,特斯拉的经营利润率降至24.6%,而一季度是36%,去年四季度是26.1%。净利润也出现了下滑,二季度为22.6亿美元,低于前两个季度。

大众汽车CEO赫伯特·迪斯提醒马斯克:新工厂可能会给他带来越来越多的痛苦。他认为马斯克必须同时在奥斯汀工厂和柏林工厂实现产能爬坡,同时还得扩大上海工厂的生产。这会让马斯克筋疲力尽。

试图通过裁员来降低成本。马斯克在6月初表示,他对经济形势“感觉非常糟糕”,而公司“在许多领域存在人员过剩”,需要裁员约10%,且暂停全球招聘。在去年底的时候一共有大约10万员工,

而在上个月,刚关闭了其位于圣马特奥的办公室,并裁掉了200名自动驾驶员工。内华达州的2名前员工以在“大规模裁员”时违反了美国劳动法为由,将告上法庭

人工智能负责人、Autopilot自动驾驶系统的设计师安德烈·卡帕斯(Andrej Karpathy),在7月上旬宣布从离职,此前他已经在工作了五年,是自动驾驶团队的灵魂人物。马斯克说,这让的“研发工作遭遇了挫折”。

总体下来,炒币、卖车、盖厂,每一件事都不容易。卖掉比特币,加速卖车,投资盖厂,总算玩明白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