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

古代文人才子爱玩的那些小玩意儿(下)

之物外,古代文人清玩,也有很多实物以供玩赏。书画、金石、盆景等;书案上放置的端砚、笔洗等,都是清玩之物。曹雪芹个人特别爱盆景奇石,他恨不得将这些东西搬到榻上去天天玩赏————“盆池磊砢不常见,乍来几榻供清玩。”(曹雪芹《浮石山歌》)。有些人甚至特别喜欢“稽古”,稽古,就是考察古代的事迹,以明辨道理是非、总结知识经验,从而为今所用。这是古代很一部分文人的志向,因为君子常存古道,不入时宜,所以,尽量以古事、古物修身养性,供给耳目。其实也是一种精神寄托。但可以看出古代文人的清玩实物,偏古。故意盎然,才能入文人清玩的眼。

因为文人读书,多在书房,所以书房里的陈设之物,很容易成为读书之余玩赏之物。文案上所摆的东西,无非笔墨纸砚等等,但文人都喜欢这玩意儿有古意,越古越好。比如笔斗,基本都是木头做的,年代越久,越旧,它的色泽越纯粹。款式越古朴,拿在手里,就越能感受到那种岑静不俗的妙处。一般文案所摆的清玩之物,都讲究这一点。

水中丞,也叫“水丞”,贮存墨汁用的水盂。宰相肚里能撑船,这个东西是装墨汁的,所以也叫水中丞。一般是扁圆形的,鼓腹、小口。里面还有一个小匙,磨墨的时候,舀水用。

古代文人之间流传着一句话,能书不择笔。意思是,书法好,是因为功力到家,跟笔没关系。但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,书法也讲究天赋,只不过是凭借毛笔把这天赋发挥出来而已。所以,这个发挥的过程中,选笔还是很重要的。

古代文人真懂书法的选笔,主要看笔头。至于那些豪富不懂的人,通常会去选择笔杆,是不是紫檀啊、乌木啊,上面有没有象牙镶之类的。往往忽略笔头,羊毫、狼毫兔毫等各有区别,功用不同。

羊毫用山羊毛(青羊或者黄羊),羊身上不同位置的羊毛粗细、柔嫩、锋颖都不同 。因为书法最注重笔力,如果羊毫柔而无锋,写出来的字也 柔弱无骨。

狼毫,并不是狼毛,而是黄鼠狼的尾巴毛。比兔毫软一点,比羊毫硬一点。东北黄鼠狼产的”北狼毫”、”关东辽尾”,笔力尤其劲挺。可书可画,而且耐用。狼毫笔中也可以加入鹿毫、豹毛,是鹿狼毫和豹狼毫,很受文人画家喜爱。湖笔名闻天下,主要是重毫笔很好。但实际上笔毫的轻重,只是因为制作手工巧拙的分别。

玩笔也有玩法,轻把玩,常使用。而不能弄个秃笔满床,智永和尚见了,怕是要气死。

需要更正的是,墨未必就是黑色的。朱墨和彩色墨,也是墨。墨块成型,要经过炼烟、和料、制作、晒干、描金等,和料的时候,加入其它颜料,墨也就具有了其他的颜色。

文人清玩的墨块,因为材料的原因,含有淡淡的香味,所以有个词叫“墨香”,也叫“玄香”。

清玩之时,闻墨香,是一种很有韵味的事情,非常愉悦精神。墨的制作过程中,吹风、太阳直晒、烘烤等都要有,用鼻子细闻,那墨中,似乎也有太阳的味道,风的味道。

清玩之墨,要求顶烟。顶烟,就是上烟或头烟。制墨的时候,要用的烟炱(tái)——烟气凝结成的黑灰——是要经过窑烧的,松烟、油烟、漆烟各有味道。三种烟在烧窑顶上或者四边扩散,烟炱离火最远的,就是非常纯正的顶烟了。

平常人用顶烟写字,会往墨里面加糖,这样写出来的字很光亮。但这种经常在阴雨天气就发潮甚至发霉。

没错,纸也是清玩之物,不仅仅是用来写字的。光洁细密的纸,裁成一小块一小块的,上面刷点淡淡浅彩色,或者直接在上面描一枝花,勾一朵云,放在书桌上,欣赏起来,赏心悦目。

古代的纸做工本来就很复杂,非常精巧,值得欣赏。比如“五色宣德纸”,颜料竟然用的是胭脂、花青(植物提炼的青色)、五倍子(中药),用清水慢慢的调匀,要让各个颜色都很淡,然后用做夹扇的料纸刷,阴干之后,深浅颜色竟然变换了过来,原来的深色变浅色,浅色变深色。

文人清玩书镇偏向于古玉,水晶、玛瑙。但青田石也有很多人偏好,因为纯朴可爱。

秘阁,就是臂搁。古人的衣服袖子比较大、长,所以写毛笔字的时候袖子经常拉到墨,用秘阁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,让手臂枕在上面。这东西有两个好处,一是防止墨沾染衣袖或者手臂,二是臂部会舒适 一点。所以制作非常精巧,适合清玩。

竹子做的秘阁最好,因为有雅意。沉香木也可以。这玩意儿特别为古代文人所喜欢。

清玩用的印章,一般玉的是最好的,其次是铜印章,其后是象牙、水晶等 印章。青田石、寿山石,因为古朴,也常用来做印章。尤其寿山石,石质温润,红黄青白紫五色都有,是最能可赏玩之物。田黄石,更是极品。

这个相当于我们现在用的收纳盒。古代文人常放在书桌上,因为制作精巧,也可以清玩。

古人有焚香的习惯。所以一般有香几,除了陈设香炉、香瓶之外,很多清玩之物都可以放在上面。香几长一点,可以罗列三五件,小一点,基本上就只放一个香炉或者一个瓶子而已。

文人摆放香几,绝不是一个香炉居中,一个瓶子居左,一盘香居右,这是非常俗的摆法。

比如石头。石头用来清玩,是因为宋代大书法家米芾,他特别喜欢石头,甚至是尊重迷恋,经常“具袍笏下拜”,就是穿着官服拿着笏板向石头下拜。

所以文人认为石头是一种有高贤洁贞品格的东西,也有拿来放在香几之上的,灵璧石最为妙。安徽灵璧所产的石头,用手指轻叩,有声响,所以也叫磐石。当然,香几上这种石头,不能大,要小巧玲珑 。

比如磐。美玉的声音非常清越,古铜的声音略带呜咽,玉磐的声音,则清越幽咽兼而有之。文人也非常喜欢。铜磐看起来里面似乎有古代的奇珍异宝在里面,但他没声音。另有一番趣味。

比如盘。这是用来盛东西的,比如香圆、佛手柑。这两个东西都有香味,而且摆放起来,有一股优雅之意,常拿来清供。铜盘里,就放佛手柑。晶盘里盛五色石子。但五色石道清代末期,就已经绝迹了,我们现在看不到了。据说外形小巧玲珑,色泽艳丽,一块石子上面呈现五色。

比如镜。文人清玩,香几上常放大而圆的古铜镜,当然不是为了梳妆打扮的,而是增添古雅之气,赏玩用的。镜座上雕刻满云,这个象征祥云捧日。雅俗共赏。

比如如意。一般有金、玉、竹、木、牙做的如意。但文人清完,当然是选择玉如意,古玉最好。金银如意都不是清玩之物。

园子亭子本来就是接近自然之物。古代的园亭建造,通常选择奇峰怪石、老树清泉之处,这样,园亭便有丘壑环绕窗户的趣味,即便是在屋子里高卧,也可以看到自然之趣。当然了,园亭里的东西,也成了清玩之物。

王羲之酷爱竹子,米芾迷恋石头。这两位大书法家,都是把情趣寄寓实物的。古代文人才子多为模仿。所以,古代文人才子的居所,如果有能力,奇花名草并不需要,疏竹卷石,这两个东西必须有,以供清玩。

古玩,最看重的是古意。清玩之物的制作,一般都很精巧。但无论怎么精巧,都是师法前人,良器上品,都是如此。古代文人有一股子好古的习气,讲究博雅众采,所以中国的文物才名闻天下,越古的东西越有价值。

因为越古的东西越有烟火气。文人书房器用,古人认为是关乎性格修养的,颜色华丽的都是俗,要有古风古韵。铜器,就有淳厚之意,朴素之中蕴藏着神气。

当然,也有用当时的东西的,不可能人人都有古玩古物。那么也可以自制,要求还是要师古仿古。

厅堂陈设,比较复杂,弄不好就是俗。即便有秦汉奇珍、宋元名笔,如果布置不得当,那还算是俗。简单的东西,蒲团啊、竹簟啊、茶灶啊、酒垆啊,如果铺排的好,不但不俗,反而雅致。

所以文人清玩,光物件摆放就是个艺术活儿。一般古代文人厅堂之中,可供清玩的,大约有这些。

这个一般只能放在中堂,中堂是迎接款待宾客的地方。匾放在中间。书房中的匾,悬在左边,右边挂着对子,最为雅致。

匾额也很讲究,一般富贵官宦人家,用金笺,其他的基本都是原色纸。可以方形,也可以圆形,刷色呢还是勾花呢,这个不影响,看个人爱好。

题字当然是最讲究的。厅堂匾额,三字题名,大方弘远。其他地方就随意了,二三四五六七字都可以。

联句就比较随意一点了,家里富一点的,当然不能写的很穷酸,家里寒一点,也不要弄得很虚很豪华。我行我素,各凭才学。

紫檀木、花梨木、黄杨木、乌木,这些做的,一般人家很难有,贫寒一点的文人才子,多用白木,也就是要原色,最忌讳刷漆。这是可以供为清玩的。

有一种富奢的做法,厅堂、书房弄八个金漆交椅一字儿掰开,中间弄一个金漆方桌,香几上雕刻着云板,黑骑之上,放着朱红架子的香圆,下面再放着一个贴金朱红围炉,左右放朱红立台。清代有一时期非常爱这样做。非常俗。

中堂之上,宾客常来,正中放个一个香几,左右放椅子,偶数对称,四把、六把、八把都可以。椅子多,就前面放四个,后面四个,其余的按次序往后错。这是比较好的摆放之法。

书房立面,贴着墙壁放,一定不能对面而放。椅子要求两把放一起,而且不能相对。

正厅用方桌,也就是八仙桌。其余的地方,圆的方的都可以。比如三才桌,这是以天地人三才为意制作的,只有三面。八卦桌,就是八边形的桌子,模仿八卦图的。月牙桌,当然长得像月牙,一般靠墙放,摆小物件。海棠桌、秋葵桌的桌子外周,是海棠花、秋葵花的花瓣形状。这些桌子除了正厅之外,其他地方都可以放。当然,明代桌子一般都是方的或者长方形的,清代就比较花样多一点。

厅堂的屏风成对设立。书房也是如此。这是最应该讲究的。文人书房,因为要清玩,地方也未必很大,所以一般选择单扇屏风,竹子做的,木头做的都行,上面镶嵌白石,或者画烟云花草,都是可以赏玩的。

文人也有很爱酒的,像苏东坡这种人,书房里一定是有榻床的,否则醉了没地方去。摆在正厅也不对啊。一张即可。放多了变成开旅店的了。

放置的方法很讲究,八个字要诀:就石依云,迎花傍竹。靠近石头啊,屏风上的云图啊,对这花,傍着竹子是最好的。北边房子的窗户下也最合适。

还有立台,就是高脚的烛台,这个一般放在靠近花园之类的房中,因为夜里要看花呀,苏东坡《海棠》诗说:

挂画不一定挂在正中,当然正厅里除外。古代有一个谚语说:堂中无古画,一定是暴发。

但文人才子未必要求古画。古画很难得的。不是谁都有。所以清玩之人,就在摆放上花心思。

内容上也有要求,青山绿水、工笔人物、花卉、翎毛之类的,最要不得。因为颜色太鲜艳,这很不符合古人审美的。当然,文人才子清玩挂画,最喜欢梅兰竹菊了。

一般情况下,插花必须用瓷瓶,用铜瓶是不行的。除非是珊瑚树、孔雀毛这种,才用铜瓶。不得已而为之。如果能选择,古代文人一定选古铜瓶,而不选择古玉瓶。玉瓶插花,什么花都可以相宜。

文人为何清玩插花?因为春老花残,打发寂寥而已。只是我们现代叫插花,古代文人才子,叫供花,把花供起来。参差错落,疏密自如,仿佛名家笔意。很能愉悦精神。

书房之中,这东西少不了。而且越是古炉越好。也不能太多,一个就可以了。明代有一段时期,人们特别爱在书房里摆好几个香炉,每日插着线香,结果画被烧得到处 都是洞。

文人备琴,因为琴有品,琴还有德。所以就算是 不会弹琴,一般也会放个琴,增加雅趣,以供清玩。陶渊明就不弹琴,但是备了一只琴在床头,只不过不具徽弦。也就是没有琴弦,古琴有十三徽。

古代美人喜欢棋,常有的是琥珀、蜜蜡、珊瑚、玛瑙棋子,这个非常贵重。其实文人才子更爱棋,书房、园亭中都有摆放的。明代人最喜欢云南棋。云南棋,在当时称为云子,因为使用天然的玛瑙、紫英石等做成的,非常雅致,可供清玩。

想象一下,竹林之中,小溪之畔,安顿棋枰,意趣盎然。古代爱下棋的文人才子,经常跑到比较幽僻的地方去下棋,云泉之间,很有妙意。石洞之中,两人对弈,相当于交心。古人称下棋为“手谈”,就是用手交谈。

葫芦也是文人清玩之物,装不装东西无所谓,但是挂在壁上,有一股仙家风味,似乎是里面有一颗仙丹。

盆景分为两种,开花的,在开花时,就搬到房中,以供清赏。苍松、秀竹之类的,一般就放在回廊曲槛之间,不能太多,一两盆就可以。文人们要的是清逸高闲的雅致。

总之,古代文人才子的清玩生活,是以自然为主旨的,因为他们读书的目的是走仕途,但都怕自己执着,有执念反而不成,所以要接近自然,荡涤胸怀,锻炼心志,不让名利萦结于心,不让忧乐恐惧自己。

枯燥的读书生活是蛮难熬的,所以,清玩,能养神、气,神气既足,那么读圣贤之书,揣摩学问,便心定神足,学问精进极快。这也是他们读书之余,生活中极为重要的一部分。